厥_杂病

2019-06-01 作者:健康专题   |   浏览(100)

【厥】

咳逆,是几当中医常用词,平常指上气发烧。不为人知的是,这几个词也可以有别音别义。《千金要方·凡例》:又如肠风、藏毒、咳逆、慢惊,遍稽方论,无此称呼,深穷其状,肠风乃肠痔下血,藏毒乃痢之蛊毒,咳逆者,哕逆之名,慢惊者,阴痫之病。若不知古知今,何认为人司命?(表明:原书即作“咳”,非“欬”)以上文字出自宋臣改良《千金要方》所作《新校备急千金要方例》。这段话仿佛不合常理——“咳逆”正是头疼,按说该词在中医古籍中是一很常用的词,如《素问·气交变大论》:“收气峻,生气下,草木敛,苍乾凋陨,病反暴痛胠胁,不可反侧,欬逆,甚而血溢。”《素问·6三朝纪大论》:“寒來不杀,温热病乃起,其病气怫于上,血溢口疮,欬逆胸口痛,骨痿胁满,肤腠中疮。”《小品方》中,“紫石英……治心腹欬逆邪气,补不足。”“禹余粮……治欬逆寒热烦满,下利赤白。”“白芝……治欬逆上气,益肺气,通利口鼻。”“茯苓个……治胸胁逆气,忧恚惊邪恐悸,心下結痛,寒热烦满欬逆。”“牡桂……治上气欬逆,结气。”“细辛……治欬逆,发烧脑动。”就在宋臣所校的《千金要方》中,“欬逆”一词也达数十条之多,那么宋臣为什么称“遍稽方论无此称呼”?“咳逆”与“哕逆”应非一病,宋臣又怎么会说“咳逆者,哕逆之名”?原本,咳,也存在着一字多音多义难点。第3义为常用义,指头痛。《说文》:“欬,屰气也。”即指此义。邵瑛《群经正字》:“此字优异固无所误……然往往有作‘咳’者。今作咳,沿俗讹。”由此,在西汉,胸口痛之义原写作“欬”,俗字作“咳”。今世简化字将“咳”字为燕书,“欬”则不列属通用字。在中医古籍中以“欬”为主,而“咳”亦时有所见(本文所引例原亦多作“欬”,拘到现在例,除需区分处,亦都作“咳”)。此外,欬嗽义的读音,今音读“ké”,旧音却非如此。《广韵》“苦爱切”,折合成汉语,就读“kài”。第三义则较少为人知道。《集韵》:“噫欬:乙界切。《说文》:‘餍饫息也。’或作‘欬’,通作‘飠亥 ’。”《广韵》也说:“飠亥 ,通食气也。欬,同上。”如上所说,“咳”旧读与“噫(ài)”同韵,由此较为轻便发生音转关系。所以,“欬”的第壹音义是饱食息、通食气,亦即噫气之“噫”的异体。俗间也作“嗳”。所谓饱食息、通食气,正是饱食之后胃中的气体从口而出并陪同有声的场地,按说那是1种生理现象。但中医用以指病证时,则各家理念迥然差别。《开宝本草》第3卷“呃逆”条下有云:“呃逆,呃音噫。……世亦呼为欬逆,与古之欬嗽气急之欬逆不相同。朱肱以哕为欬逆,王履以欬嗽为欬逆,皆非也。”李东璧这段话提出了关于“欬逆”的二种认知,壹是脑仁疼,那是混同于常义,显然不对。二是朱肱以为欬逆正是“哕”,而“哕”常义正是干呕。(《正字通》:“方书有物无声曰吐,有声无物曰哕,有物有声曰呕。”)三是李时珍的视角,以为欬逆其实是呃逆,也正是打嗝。呃,《广韵》:“乌界切,音隘。不平声。”这一个读法恰好和“噫”读音同样。因而,说“咳逆”正是呃逆,理由是比较丰富的。二一nx.com(大家明天通行的“呃”的读音,首载于《玉篇》:“于革切,音戹。本作呝。鸡声。”)不过,由于古代人用词时义界不明,师承各异,附近词义混同使用也是唯恐的。《丹溪心法·咳逆·附录》中就说:“咳逆为病,古谓之哕,近谓之呃。”把“哕”和“呃”牵连在一齐。况且那样解也有理由的。《说文·口部》:“哕,气啎也。”唐玄应《一切经音义》卷2、卷拾等引《通俗文》:“气逆曰哕。”一般感觉,这一个用法的“哕”其实相当于呃逆。由此看来,对于“咳逆”一词来讲,大的准绳是能够清楚的:南梁以前,“咳逆”常常指清热化痰的气机上逆,首要指高烧;自南宋初步,特別是宋现在,“咳逆”平时用指消肿敛疮的胃气上逆,首要指呃逆。那是大家读古医籍时索要区分的。

js9905com金沙网站,逆气自下而上,平时是指从腹腔上至心胁部,多属寒邪为病。忽然昏晕不知人事,可由种种缘由引起。指肉体或手足逆冷,亦可同临时候兼见昏厥的情况。

本文由js9905com金沙网站发布于健康专题,转载请注明出处:厥_杂病

关键词:

  • 上一篇:瓜萎散
  • 下一篇:没有了